鄧鉅明:港進入成熟社會

2017-07-25

太子珠寶鐘錶主席鄧鉅明說,早前在英國,家中水喉出了問題,請水喉匠上門修理。「他們很專業,登門做檢查的是一班人,接着,落手落腳做的又是另一批,在英國,他們不是水喉佬,而是屬專業人士,收費多少不記得,總之收費不菲。」他從而引申,在一個發展成熟的社會,藍領的收入不會少於專業人士。

他說,香港的情況,亦正是步入成熟社會,特質就是機會減少,靠讀書、靠專業向上爬的機會減少了。「香港真正黃金時代,是七、八及九十年代。沒讀書的人,只要肯做肯捱,仍有前途,大學生可藉專業資格上位。」

英國整水喉有感而發 

鄧鉅明點評香港,指過去20年,並非容易賺錢的時代,皆因香港漸漸步入發展成熟的階段,機遇不多,只是在中國的影響下,令小撮人暴富起來,受惠的主要是零售及服務業。

他坦率地說,他正是這「小撮人」之一,在街頭街尾都充滿內地拖篋客、豪客在廣東道大排長龍買名牌時,
他旗下的太子珠寶鐘錶,趁勢在銅鑼灣及尖沙嘴一綫街,連番搶鋪擴張,甚至斥巨資購下尖沙嘴北京道全幢巨廈,拆卸重建,打造公司大本營。

他形容:「中國有十三億人口冇表戴,突然湧港買表,由售價一百元,到超過一百萬元,都有需求,從沒試過如此厲害,連瑞士佬做表都做唔切!」

小撮人富起來

他說,從2005年開始,行業綻放春天,生意額逐年遞增,每年上升六至七成。「大家都把前景看得非常好,積極搶租龍頭鋪!」在這全盛時期,他雙眼發光,與一眾行家鬥搶鋪開店,鬥接生意。「當時周街都是錢,我當然要跑出去執!」

太子珠寶鐘錶在銅鑼灣搶攻橋頭堡,全部佔據極其重要的單邊鋪位,據他所述,三間分店分別位於崇光百貨對面的黃金商場、啟超道,以及全球最貴租的羅素街,盡吸旺段人流,極具戰策性意味。

其中,基於行家擬搶租旗下承租的羅素街龍頭鋪位,鄧鉅明為了保住旗艦據點,不惜主動向業主提加租,由月租八十萬元,加至二百五十萬元,幅度飆兩倍,正是當年行業搶鋪的寫照,時為一一年四月。

不過,隨着一四年佔中後,零售生意走下坡,奢侈品更首當其衝,該年第三季開始,成為行業分水嶺,生意一落千丈,及後,雖然最差日子過去,惟直至今時今日,奢侈品生意仍較高峰期下跌六至七成。「高峰期,有六成顧客為送禮的,四成自用,現時剩下自用客。」

顧客類型不斷更替

「由一四年至今,大家夢醒了,拿計算機算一算,可以生存,計到數才做,否則把分店結束。」核心鋪租亦因而下跌,現時,不論新租或續租,動輒較高峰時減租逾六成,個別更高達八成。

鄧鉅明八四年創業,回顧這麼多年來行業平穩,八十年代,先有日本及歐美客活躍市場,九二年至九七年前,港人亦買得豪,千禧年前,不少坐擁土地的台灣農民變身富豪,湧港買奢侈品,顧客類型有更替,行業長做長有。

回想過去二十年,他也覺得不可思議。「記得八十年代,香港最大鐘表珠寶店,面積只有一千方呎,很了不起,直至高峰期,面積七、八千方呎的店鋪比比皆是!」積琪蓮
view
農曆年後將有多個新盤連環登場,會否有助樓市氣氛向好?

   觀看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