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文亮:公屋客淪露宿者

2017-10-24

  近期,紀惠行政總裁湯文亮多番感慨說,有街頭露宿者境況淒涼,但他們沒有告訴人,曾經有個瓦遮頭,有過一個公屋單位居住,只是在樓價急升時,抵受不住誘惑,賣了自住單位賺錢,結果,過去多年來,樓價升完又升,賣樓所賺的還不夠租樓,愈搬愈細之餘,後來遷入劏房,個別比較不幸的,最後租不起任何私樓,落得如此境地,聽起來令人心酸……

  湯文亮主力買賣甲廈豪宅,並沒有沾手公屋(已補價)買賣,卻有這一番觀察。

  事實上,很多年前,積琪蓮經常跟代理睇公屋,看著小投資者做買賣,記憶猶新,多年後,發展下來情況,亦正是他所說的如此!

早年賣樓只賺50萬

  已補地價公屋大約在2007年,才開始比較多買賣,當年,一個兩房戶,業主所賺的其實很少,大約只有50萬至60萬元,主要是樓價已上升三數年,賣樓屋,還停留在跌市的思維,見有這數十萬賺,已經很開心。
r>  曾幾何時,有人在沙士前,以170萬元購入一個沙田第一城單位,然後在最低潮,樓價跌至70萬元,單位淪為負資產,工作不穩定,結果不堪生活壓力而燒炭……,當見過這樣經驗,有業主見以100多萬出售400方呎公屋(購入價10至20萬元,補地價約50萬),淨袋逾50萬元,覺得吸引。

  不過,及後的進展,就不是這一回事,賣走公屋,最初以每月5000元,可租用同樣面積單位,眼見所賺的可租10年樓,起初還安心等樓價跌,但很快地,月租加至8000元,再過數年越加越多,加至1.3萬元。

淡市景象記憶深刻

  早年把公屋賣了,情況最堪虞,其實,為了數十萬的盈利賣公屋,這些多少和家庭問題有關,積琪蓮當時鎖定多個屋苑觀察,發現不少賣樓者是單親家庭,單親母親培育孩子辛苦,因而賣了單位,賺數十萬就很開心。(這種個案,賣公屋不過是一個挫折,只要孩子生性,未來前途依然光明。)

  另一種就是聯名的業主之一是賭徒,另一半被逼跟隨他賣樓。還有一些,屬於問題非常大的家庭,其中有一個公屋單位,丈夫早於2007年「財仔」借貸尚未流行時,已三按財仔,太太自殺身亡。這公屋單位在簽署臨約時,丈夫和投資者討價還價。「這單位雖然登記了死亡證,但不是凶宅,一來,太太不是在屋內跳樓,在走廊跳的,二來,註冊死亡地點是醫院,她到了醫院才確實死亡。」

  早年,這些賭徒、或不生性的家庭成員,最終淪落至露宿街頭,相信不是個別個案。

  湯文亮又說,後來樓市不斷升,公屋升至數百萬元一間,有業主本身不懂理財,成為「百萬富翁」後,歡喜若狂,過度消費,殊不知這只是帳面所賺,結果要賣樓填債。近年,市面上出現公屋多按銀主盤,情況確是如此。

  多年來樓價起跌,為公屋帶來不少故事。若果論居住,積琪蓮認為公屋好好住,走廊闊有窗,Y字形公屋,在等電梯位置,甚至有大型觀景台。公屋兩房戶,客廳及飯廳一般有150至200呎,洗手間沒有黑廁,廚房還有工作平台,眾多細價私樓都不及呢!積琪蓮
view
新一份《施政報告》沒有為樓市加辣,會否有利市況發展?

   觀看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