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Play

掃瞄下載星島地產
Android手機App

App Store

掃瞄下載星島地產
IOS手機App

立會正常化會令建造業飽死?

2021-05-04 16:40:18
筆者作為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主席,在每次會議開始時,都會向委員及公眾匯報小組本年度審批政府工程及顧問項目的進度。截止上月底,小組已准批了34個項目,合共撥款額已超過1600億。根據現時進度與政府申請工程撥款的計劃,預計整個年度的撥款總額將達2200億,肯定可打破歷年紀錄。

在上周三的立法會行政長官質詢時間,有議員提到自攬炒派退場、立法會恢復正常運作後,政府工程審批進度理想,撥款總額加大,擔心會因而推高建造標價,以及令建造業界「飽死」。但根據統計處最新公布,建造業失業率仍高達一成,即使未必去到「餓死」,也肯定未有「飽死」,兩者為何會出現落差呢?

正如發展局局長即時澄清,立法會工務小組及財務委員會在某個年度通過的工程及顧問項目撥款,其實是有關項目的整體開支承擔額,由於政府工程一般都是分開多年來進行,其核准撥款額也是分開多年來支付。例如總額達132億的落馬洲河套區創科園前期工程,便是分開10年付款;總額達442億的新界西北堆填區擴建工程,更是分開長達31年支付。

由於攬炒派過去多年在立法會不斷無理拉布,打亂了政府推出工程及顧問項目的原定時間表,才會導致建造業界出現「一時餓死、一時飽死」的問題。有關情況不單不利行業發展,對政府公帑運用、工程質量監控、防範超支及延誤等亦會造成負面影響。

當立法會恢復正常運作,工程撥款審批逐步追回進度,政府才能平穩、有序地規劃和推展各項工程。根據當局最新預測,本年度實質需要支付的工務工程費用只有約1000億,與過去數年的平均數相若,甚至是偏少;預計未來幾年亦會維持在每年1200億至1300億左右,未有突然大幅提高。

另一需要注意的是,例如立法會批准了某項承擔額為1億的工程,並不等於納稅人最後真的需要支付1億,因為除了少數已預先招標的項目,其餘工程及顧問項目都是在批出撥款後才進行公開招標,經過自由市場競爭,實際中標金額通常都低於核准撥款額(否則便要申請追加撥款),這正是政府每年的實質工程及顧問服務開支往往都會低於預算開支、出現可能高達過百億元的「underspending」(未用盡款項)的原因之一。

受到最近兩年的黑暴及疫情影響,本港的私營工程量大減,在僧多粥少之下,業界競投政府工程合約近期時有出現「割喉式落標」,令最終中標價大幅低於核准撥款額。筆者定期審視有關政府工程中標價與核准撥款額的數字,發現兩者出現差異的機會率和幅度均愈來愈大,中標價較撥款額低兩三成已屬平常事,個別項目更曾出現高達四五成的差距;即原來預算造價1億元的工程,最後只須5000萬至6000萬便有人承接,變相為庫房節省了4000萬至5000萬。

事實上,筆者早於疫情初期已指出,在私營市場嚴重萎縮下,政府更應推出更多工程及顧問項目,一來可刺激經濟,創造就業;二來可避免香港的城市建設及經濟民生發展,受到一時的不景氣影響;三來現時的建造成本肯定較經濟興旺時低,選擇在此時加推工程,長遠可為納稅人節省不少公帑,一舉多得!市民因此毋須過份擔心。

2021年5月4日(隔周二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