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Play

掃瞄下載星島地產
Android手機App

App Store

掃瞄下載星島地產
IOS手機App

來自菲律賓的「商機」

2022-08-09 18:12:27
近年移民海外的港人愈來愈多,令投資海外物業的廣告亦應運而生,不論電視廣告、報紙、雜誌或社交媒體都能見到力銷海外樓盤的廣告,有時候,廣告舖天蓋地確實會令人「心動」起來,但大家要明白,雖然資金要找出路,亦要小心謹慎,尤其隔山買牛,記得多年前,我們亦差點「中伏」,遇上一宗世紀海外樓盤大騙案。

事緣經一位任職律師行的舊同學介紹,認識一位黑黑實實姓 “施”的男子,尤記得他年紀祗是45歲左右,但竟然喜歡穿著年長華僑愛穿的獵裝,外貌打扮明顯似非華裔,尚算有幾分英偉,他自稱是菲律賓某大發展商的代表,來港找合作夥伴兼洽談在港投資物業。

與這個菲律賓男子首次會面,是銅鑼灣怡東酒店(酒店已於二零一九年三月底結業並已拆卸),當時他租住的房間較一般酒店房大,房內有一個大廳,頗有氣派,並且看到一個貼滿了貼紙的皮篋,外觀上,可看得出這個皮篋跟主人一同遊歷過很多地方,而房內的枱上,放有十幾幢樓的樓書。這個菲律賓人聲稱是某大公司的管理層,希望在香港搵合作夥伴,發展當地房地產之餘,並想順道物色香港的投資機會,而他報稱的公司,在菲律賓當地頗有規模,相當於我們香港的長實地產,網上也能輕易找到這間公司的資料,而由於是熟人兼律師朋友介紹,所以不虞有詐。

一盡地主之誼,我們招呼了這位自稱初次踏足香港的菲律賓人認識全港十八區,並到各名勝參觀,亦帶他到一些舊區了解香港房地產發展及舊樓併購的情況,而他對部分地盤感到興趣,不過,參觀後翌日他便要趕回菲律賓,詳情留待他下次來港再商討。

在參觀後兩、三天我主動致電這位菲律賓先生跟進,本來想將一些分析及財務安排的數據資料傳真給他先了解,在傳真前,我禮貌上先致電到他辦公室確認一下傳真號碼,但居然接聽電話的是一名似乎不太識英文的女士,他表示菲律賓先生正在忙,她是他助手,請我有事留言,而電話的背景聲音不似在公司,似在鄉郊地方兼有狗吠聲,當時已覺得有點奇怪,因為一個如此大規模的商業機構,怎麼會聘用一名不太懂英文的女助手,而環境背景聲音也很奇怪。不用多久,菲律賓先生即回覆我電話,而我問他為何在辦公室會有狗吠聲,他解釋,公司正在為旗下樓盤項目打造示範單位,而他的經驗,如睇樓人士帶同小朋友,很多時小朋友沒耐性,會「扭計」擾攘離開,阻礙洽談交易,所以他們買了一批電子狗作「托兒」陪伴小朋友,並正在測試性能,所以辦公室有狗吠聲,這個答案又似乎很合理,所以他順利「過關」,我也沒有追問下去。

隔了一段時間,菲律賓先生有一天突然來電,說身處香港,希望明天能再參觀地盤,當時真的有點被他突然來電打亂了我的日程,趕忙調動以配合他,怎料參觀後第二天致電給他,居然沒法聯絡上,事後他又突然出現,表示因遺失手提電話,所以失聯。見他人生路不熟,而我們與他又正在深水埗一帶睇緊地盤,所以我即時叫司機車他去鴨寮街買電話,但他怎也不肯落車揀電話型號,不斷推搪表示怕熱,不願落車!起初我們懷疑他是怕要自淘腰包付錢而不願下車,但即使我們說電話是送給他作禮物,他也不落車,相當奇怪。

這次會面後的翌日早上,我們到酒店找菲律賓先生洽談樓盤事宜,但再次與他失聯,遂在酒店大堂向職員道明來意,請他代為先通傳我們才上酒店房找他,職員竟說菲律賓先生在半夜被警方拘捕了。原來他是一名香港人,騙去了多間律師樓合共約七十萬元及一批貴重禮物,我們懷疑他一直在深水埗鴨寮街一帶活躍,所以當時他怎也不願下車,怕被區內居民拆穿騙子身份。

這次連多家從事樓宇或地盤買賣的律師樓都受騙,可謂是一宗世紀大騙案。回想整件事情的始末,就覺得他的目標其實是律師行而非我們,因為在幾次見面過程中,他都不斷問我們有沒有相熟的律師樓介紹,而他騙律師樓的技倆,就是向有興趣承辦菲律賓樓宇買賣的合作律師樓收取每間約十萬不等的訂金或誠意金及禮物,前前後後已有十多間律師樓受騙,估計涉款高逾百萬 (包括貴禮及未公佈損失的律師樓),實為市場罕見。

田生地產行政總裁黃芳人